六国村淘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您当前位置:首页 > 六国文化 > 理论集萃 > 详细信息
蓬勃发展的中国磷肥工业(节选)
来源:安徽六国化工股份有限公司   发布时间:2007-12-12   被阅读7627次

(国际商报 第56期)
 2005年6月初,在数字商务网举办的"2005年化肥市场论坛"上,王锡义先生应邀做了这篇发言,在这篇文章中,他分析了近些年来,中国磷复肥工业取得的突飞猛进的成就,更重要的是分析了飞速发展所带来的巨大隐忧。其最大的隐忧就是磷复肥工业一方面面临着供大于求的困境,另一方面又面临着原料资源断炊的危机。为切实保障我国磷复肥工业的可持续发展,鼓励更多有思想见地的人士关注我国磷复肥工业的现状,本报特意刊发王锡义先生《蓬勃发展的中国磷肥工业如何面对磷矿资源瓶颈》一文部分内容,以飨读者。

  ---编者

  近十年来,我国磷肥工业发展突飞猛进,目前,全国生产磷酸二铵、磷酸一铵、氮磷钾三元肥、硝酸磷肥、重钙等高浓度磷复肥的企业有100多家,实物生产能力已达1300万吨以上,占磷肥总产量的45%,提前三年完成了“十五”发展计划的要求。

  我国磷肥工业发展突飞猛进的主要标志就是以磷酸二铵为代表的高浓度磷复肥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生产装备的技术水平和国产化程度快速提高,产品结构不断调整优化。1997年我国实际生产DAP78万吨,2001年生产DAP213万吨,2002年生产DAP267万吨,2003年DAP产量为348万吨,2004年DAP已超过432.8万吨,由此可见我国DAP工业发展非常迅速。

  为中国高浓度磷复肥蓬勃发展所潜藏的隐忧与风险担心

  中国磷肥工业的蓬勃发展让人欣慰,但是目前面临的磷矿资源瓶颈问题已渐渐浮出水面,成为许多磷复肥工业发展的一大困扰。如何去应对这种资源瓶颈问题,是我们每个业内人士应该沉思的问题。

  毋庸置疑,高浓度磷复肥的普及为平衡施肥的推广、为肥料利用率的提高、为农业的增产增收都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但产能高速发展到一定程度、一定阶段,就必须限制。什么东西都有一个度和量的概念,必须掌握好,否则,就会走向它的反面。我国高浓度磷复肥经过十多年的高速发展,到今年底DAP就能够达到850万吨以上的生产能力,这是值得庆贺和高兴的事,但到了必须限制的时候了,否则,将带来巨大的风险和隐忧。

  目前,这种风险和隐忧已经在中国磷肥工业和中国磷矿工业的发展现状中显露出来了,而且系统地表现在两大行业的产、供、销各个环节,表现在两大行业人士的思想、心态、道德等各个方面,表现在两大行业对近期、中期、远期等各个阶段发展思路、发展战略的决策上,如果不清楚地认识到这一点,后果将是严重的,甚至是灾难性的、难以逆转的。笔者认为,这种严重性主要表现在以下五个方面:

  1、“十一五”期间中国DAP市场可能严重的供过于求

  刚才我们已说过,到2005年底,我国DAP的生产能力将达到850万吨以上,按装置发挥水平75%计算,2006年的DAP实际产量将有可能达到700万吨左右;

  另外按80%的达产率计算,现有的已达710万吨产能的高浓度NPK装置可实际生产NPK570万吨;再加上每年进口的DAP和NPK共计500万吨左右,这样到2006年我国市场上的DAP和高浓度NPK的可供资源总量将达到1770万吨,何况还有产能在1300-1500万吨的其它各种混配肥呢!可以预见,到2006年至迟在2007年,中国高浓度磷复肥市场的供需平衡将毫无疑问地被打破,这种严重的供过于求必将对市场产生不利影响。

  2、“十一五”期间的中国DAP企业将面临磷矿资源的无米之炊

  众所周知,磷矿是生产磷肥和磷复肥的主要原料,磷矿石的90%是用来生产磷肥及磷复肥的,而生产高浓度磷复肥还必须要品位在30%以上的优质磷矿。

  我国磷矿储量虽大,但可用于生产高浓度磷复肥的品位大于30%的富矿工业储量只有11.08亿吨,而且,富矿资源主要集中在云、贵、川、鄂等四省的八大磷矿区;其他地区的矿石平均品位均比较低,其中绝大部分必须经选矿富集才能利用;另外,普遍存在的磷矿的乱采滥挖和高品位磷矿的大量低价出口,使未来的磷矿供应形势更趋严峻。

  加速这种局面形成的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磷矿出口,出口国家稀缺的初级矿产品本身就是经济发展的大忌,况且资源储量并不丰富的中国正在成长为世界磷复肥大国!虽然近年来,国家采取了宏观调控措施,但磷矿石出口量仍没有明显下降。据有关方面披露,磷矿石2001年出口491万吨,2002年出口351万吨,2003年出口356万吨,2004年也不低于此数,价格在32~35美元/吨。可叹的是,2005年上半年的出口量还高于去年同期。这356万吨的矿石至少可以养活4个年产50万吨DAP规模的生产厂家了。

  3、多种原因正加速我国磷矿资源的衰竭速度

  众所周知,磷矿资源是不可再生资源。我国磷矿资源的特点是丰而不富,已经探明在技术经济上可供利用的磷矿基础储量只有40.54亿吨,只占我国磷矿资源总量的24%,可供开采年限为60年左右,其余大部分磷矿资源均难以开采和利用。

  我认为目前有六种情况在加速着我国磷矿资源的衰竭速度:

  一是,没有节制地新上高浓度磷复肥企业。

  二是,片面地以为国产高浓度磷复肥的自给率越高就越好。

  三是,中国企业拒绝进口磷矿生产磷复肥。

  四是,目前我国生产的各种磷制品,不仅国内自用,而且每年要大量出口,其出口总量相当于出口900万吨磷矿,占了国产磷矿总消费量的20%。

  五是,对矿山的过度开采。
   
六是,因为对磷矿山的管理未跟上,所以,中国高浓度磷复肥工业的高速发展,诱发了集体、个人等各种小型采矿企业对矿山资源的蚕食。

  4、威胁国有矿山企业的可持续发展

  我国随着高浓度磷复肥的产量如此迅猛的持续高速增长,必然带来磷矿消费量迅猛增长,殊不知一吨二铵要1.83吨矿石才能生产出来,而DAP还必须使用磷富矿才行。表面看,这是矿山企业的福音,其实不然,古人言:“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这里存在着严重的隐患:①矿肥基地依仗自己有磷矿,过度地发展DAP,不符合社会化大生产与社会分工专业化的要求,不利于矿山做大做强主业,一个人包打天下行吗?②你虽然有磷矿,但你有号称工业之母的硫酸吗?硫精砂、硫酸可离云、贵较远啊!当然,你可以进口硫磺,但硫磺进口过多过猛,对国际市场的供需平衡将产生严重影响。殊不知,2002年的硫磺才33美元离岸价,现已上升到90美元/吨啊!这肯定与中国硫磺使用量猛增有关系。如果再增加470万吨DAP使用硫磺制酸,那进口硫磺将是什么价格?比用中国的硫精砂便宜多少?你用得起吗?成本要上升多少,这个帐不可不算;③中国企业为外国的硫磺培养中国市场,那中国的硫精砂市场就会受到严重冲击,特别是矿肥基地,如果不给酸肥基地供矿,酸肥就不要用酸了,那硫精砂的灾难就来了,这对我国的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有好处吗?酸肥基地垮了,硫精砂也卖不掉了,矿肥基地未必就能过上好日子;丢掉现有装置的酸肥基地,再投巨资支持“矿肥基地”大上新项目,未必划算!④如果大东北、大中原,都要由云、贵矿肥基地供肥,那铁路运输受得了吗?如再加上硫酸、煤炭等其它大宗原料进云、贵,那更无法招架了!⑤如辽阔的东北、中原、华东都从云、贵、鄂运肥;集中用肥季节赶得上吗?会不会贻误农民的播种季节?⑥云、贵、鄂矿肥基地都在大山区,如果继续没有计划、没有遏制地发展DAP等高浓度磷复肥工业,能源、环保,特别是环保形势将绝对不容乐观!

  5、最大的隐患是威协国家中、远期的粮食安全

  磷肥是三大基础化学肥料之一,磷是植物生长必不可少的三大营养元素之一,不可替代,所以,磷矿是我国粮食生产增长不可缺少的重要物质支持,是关系国家粮食安全的战略资源。

  ……

  但是,目前我国磷矿资源总量虽然有167.86亿吨,但其中基础储量只有40.54亿吨,而基础储量中的可采储量仅为21.11亿吨,平均品位约23%。据权威部门测算,这21.11亿吨可采磷矿储量折为标矿可供开采36年左右,即磷矿开采量可以满足到2038年前的需求;权威部门还指出,如果通过提高经济技术水平把基础储量磷矿也开采出来,则可延长开采22年,即磷矿开采量可以满足到2060年前的需求,现在离2060年只有55年了。当然其中包括每年出口100万吨也预测在内,55年共计出口5500万吨。如果不出口这5500万吨磷矿,则可多满足国内磷肥企业5年的需求。也就是在不出口的前提下,满打满算,我国可供开采的磷矿也只能用到2065年!在这种严峻形势下,我们还能不警觉吗!还能廉价出口矿石吗?还能廉价出口DAP吗?还能不顾一切地在矿肥基地新上磷复肥项目吗?

  为解决磷肥工业蓬勃发展遇到的磷资源瓶颈问题呐喊1、建议国家采取更有力的措施坚决禁止出口磷矿石,同时坚决禁止或严格限制黄磷等磷制品的大量出口。
 
我国的磷资源自己都不够用,也用不了多少年,绝不可再出口了。

  磷矿及其它各种磷制品的出口如能控制,我国缺磷地区的高浓度磷复肥企业就不会原料告急;国内市场上的化肥资源就不会紧张、价格就不会暴涨,大大有利于“三农”;磷矿企业不出口磷矿,有利于专心致志地把国内市场做好,照样能赚钱,而且有利于他们自身的可持续发展。总之,对磷矿石这种不可再生而人类生存发展又不可替代的资源,再也不能出口了,国家必须坚决制止。

  2、建议国家鼓励进口磷矿石,以降低国产磷资源的衰竭速度

  在90年代初,国家为了扶持尚处在发展初期的中国高浓度磷复肥占领市场,高瞻远瞩地提出了“以产顶进”的方针,即号召国内企业多产化肥顶替进口化肥占领中国市场。在这一正确方针的指引下,中国的高浓度磷复肥已经有了今天的80%的市场占有率,这是伟大的胜利。但是我认为,现在在磷矿供应上已经到了要“以进补产、保我矿山”的时候了,即以适当进口磷矿石来补充国产磷资源的不足。

  3、建议国家从现在起要坚决限制磷铵(DAP、MAP)的发展速度(略)

  4、建议国家继续坚定不移地实行矿肥基地和酸肥基地并举、并重的方针(略)

  5、建议国家要大力提倡“矿肥基地”与“酸肥基地”的资源整合“酸肥”、“矿肥”各有所长,前者在中原,后者在边陲,前者较后者有区位优势,市场优势,运输优势,酸资源优势,国家应予重视。国家要支持“两基地”,走革新、挖潜、技改、技措的路子,尽快地达产达标,超产超标;要支持“两基地”进行资源整合,整合不是保护落后,是在竞争中整合,在整合中竞争,是取长补短,优势互补,优胜劣汰,这里的方式方法很多,有重组,有兼并,有联合,有相互参股、有股权收购等等,优化资源配置,建立现代企业制度,实行股份有限公司的管理结构。这是一举多得,互利多赢的伟大壮举。

  这样的整合,可以使那些没有什么优势的高浓度磷复肥企业在整合中凤凰涅槃,获得新生;可以使有优势的企业,低成本扩张,事半功倍;可以使中国的“硫、磷”资源在整合中得到更合理的利用。中国的“硫、磷”化工将在整合中强大,并可以互相监管,以确保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这样的整合,有利于“硫、磷”合力,一致对外,参与国际竞争;还有利于国内的就业,有利于国家的环保。总之,这是一举多得,互利多赢的战略性措施。

  6、建议国家要支持有条件的“酸肥基地”企业到磷矿资源富裕地区参与开发矿山。

  笔者认为,在我国DAP生产行业中处于前10名的大中型“酸肥基地”企业,都应积极地到磷矿资源富裕的地区去购买矿山,收购矿山企业,或走联合开矿、联合选矿的路子。特别要积极主动地加大对中低品位磷矿的“采选技术”、“选矿富集技术”的科研攻关工作。                                             
2007-03-05